比尔街最后说的都是情话!这部奥斯卡遗珠兴许

更新时间:2019-03-10      

胖哥不刻意贬斥《绿皮书》的意思,它的工整让其失去了灵气,雕刻的痕迹过重,使它看起来总是缺乏可信度,人工味太浓。比较之下,同样诉说黑人故事,波及美国种族问题的电影《假若比尔街能谈话》( If Beale Street Could Talk)却显得更为自然,受到忽视的它兴许才是未来黑人电影应该决定的道路。

他渴望拍出超越颜色跟种族议题的“黑人片子”,减弱观众对人物肤色的刻板成见,展现黑人与个别大众一样生活片段。

今年的奥斯卡因为“色彩”问题引发了众多影评人和影迷的不满。特别是《黑豹》把《登月第一人》挤出最佳影片行列,而且在颁奖礼上受益匪浅,更是让很多人大跌眼镜。最终,学院取舍了稳当的打算,把最佳影片颁给了很难挑出弊端,但也不什么亮点的《绿皮书》,一部以黑人视角关照社会,从新认可自我与别人的成长类型片。

凭借《月光男孩》一举拿下奥斯卡的黑人导演巴里·詹金斯沉寂两年之后,连续拍摄黑人题材影片,拿出了《假若比尔街能谈话》。影片改编自著名黑人作家詹姆斯·鲍德温的小说。黑人作家跟黑人导演的联袂让观众造作而然想到影片的种族议题。“比尔街”是实际上指的是田纳西州孟斐斯,但作家鲍德温用它指代任何一个黑人社区。放在这里暗喻当黑人在美国受到不公正待遇时,他们开口讲话抗争的权利。看过《月光男孩》的观众,一定清楚的记得巴里·詹金斯柔美的镜头语言,以及浪漫的有点“王家卫”觉得的感情渲染。